Constantim【高考

戳戳看ԅ(¯ㅂ¯ԅ)
这里康斯坦丁,叫康康就好啦!
CP洁癖,光看不产,各种吹太太。
话废晚期贼拉绝望。
偶尔发疯写点干巴巴欧欧西的东西自娱自乐。
是个有尊严的甜党,不产刀从我做起。
有梗产不出很是痛苦。
备战高考常年失联【有人理你吗x

喜欢的小男孩都特别特别棒,我也要变得更好才行!

很高兴遇见你♡

目前↓
小英雄:胜出/轰出/All出久
小排球:影日/研日/All日向
欧美相关:杂食,主EC/荷兰傻/盾冬/锤基/华福/Drarry/Thesewt
凹凸:瑞金/嘉金/安金/All金
全职:All叶
家教:All27
怪物大师:帝布/All布(冷到发指
RWBY:姐妹组YR/叔姪组QR/All Ruby
宝石:冬巡组安法/脆皮组辰法
APH:罗耀/普耀/独中/好茶/All耀
HTF:英军觉夹心
基三:丐明
开宝:花开/伽小/小开
V家:茄冰/蕉冰/All冰(想不到吧!.jpg)
琅琊榜:靖苏/All长苏
【喂喂你够!

【嘉金】拉勾勾


年更选手终于产点文啦

*精灵嘉x霍比特金 【背景参考魔戒/霍比特人,有私设
*警告:前方大量欧欧西+幼蛾园文笔+日常流水账!
*建议BGM:YUBIKIRI-GENMAN - Mili(链接在评论区
暗搓搓艾特 @为金宝的还债日常  @相思桃

以上Okay?
Go(「・ω・)「↓

温和的夏尔地区,即使到了正午阳光也不会太炙热。在绿地小路的尽头,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正渐渐走来。他们都背着背篓,小的身着黄色背带裤,赤着脚,蹦跳前进,脸上尽是快活的神情;大的走在后面,看着前面的小人,盘算背篓里的食材要如何处理,捕获的青鱼肉厚少刺,适合煎鱼排,还有从路上偶然碰到的橙子树摘下的橙子,甜美多汁,做成果酱配松软的黄油面包,金一定喜欢。

一晃眼,名叫金的小霍比特人就已经跑上不远处的矮坡,躲在一块矮岩后面探头出去,兴奋地瞪大圆眼,似乎在看什么不得了的东西。

“金!看什么呢!快回来!”小霍比特人的姐姐秋,也就是后面的那个,朝金喊道。

“来了姐姐!”金以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回来,轻轻一跃跳下矮坡,同时他背篓里的橙子飞了出来,所幸在橙子落地前,金及时伸手将它捞了回来。

“你呀,跑这么急干什么?”秋揉揉金柔软的头发,“说吧,看到什么了?”

“姐姐,我跟你说哦,刚刚在田野的那边,有一大群精灵哦!头发是铂金色的,背着弓箭,为首的精灵还骑着这---么大的麋鹿!可威风啦!”金伸手比划了一下,蓝眼睛闪闪发光,就差跳起来表现出他自己的激动了。

“麋鹿有什么稀奇,我们以前还见过龙呢,那可比麋鹿稀奇多了。”

“啊,我记得!是姐姐你带我去冒险的时候……”金叽叽喳喳回忆起和姐姐出门冒险的经历,转眼就把什么麋鹿啊精灵啊抛到了脑后,好奇也转换成对姐姐秋的崇拜。

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忽然,眼尖的金似乎发现了什么异样。

“姐姐,我们家门口,是不是有人?”

金仍然记得那天躺在他家门前长椅上的精灵多么狼狈,箭筒空了,弓丢在一边,长袖简服没了半个袖子,裂口纤维参差不齐,看来是被硬生生扯掉的,裸露的手臂上有擦伤,伤口不大,但是附近的皮肤上都是黑乎乎的泥,衣服也粘了几片枯叶和一些泥巴。脸倒是完好无损,眉头紧皱,眼眶一片乌青。

应该是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。

精灵足足在金的小床上躺了三天,才悠悠转醒。

嘉德罗斯从混沌中醒来,还未睁开眼,他就知道这并不是他自己的卧室,身上的布料不是精灵惯用的柔软绸缎,有些粗糙,也挺舒适。他睁眼打量一下周围,不算高大的建筑,装修偏平民化。起码不是落在了仇家手里,他松了口气,仍未放松警惕。

嘉德罗斯试图翻身下床,但他稍微挪动一下,
腹部传来的尖锐疼痛就提醒他自己正负伤的事实。他有点恼火,打算忍着疼痛强行直起腰时,金发少年端着热水和毛巾走进房间,看到他醒过来,赶忙放下手中的东西:“诶身上有伤呢,不要乱动!”说完又哒哒哒地跑了出去:“姐姐姐姐,他醒啦!”

“所以,我在你们房子门前晕倒,被你们两个霍比特人捡了回来?”嘉德罗斯问秋,语气中带着怀疑。

“正是如此。”秋双手抱胸,翘着二郎腿,气定神闲。

“不管你们是敌是友,总之我现在要离开。”

秋听了,只是转头劝金先去睡觉。等金走开之后,她收了刚才那副气定神闲的微笑神情:“听着,你们精灵发生了什么相信你比我更清楚,留在这里养伤,你的仇家们找不到你,我们两个‘弱小的霍比特人’也打不过堂堂精灵王子。而出去,以你现在的伤残状态,对上对方,毫无胜算。是走是留,你自己决定吧。”
说罢,秋站起来准备离开。

嘉德罗斯思考了片刻:“啧,何必留下我引火烧身。”

秋没有回头:“我有这个能力,况且,你挺合我弟弟眼缘。”

于是嘉德罗斯就在地底洞住了下来。

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,嘉德罗斯发现秋是个可怕的人,实力深不可测,可以说是他见过的同辈人中实力最强的。虽然很不甘心,但自己离她还差一大截。
至于金,哼,就是个没什么见识的渣渣。

“嘉德罗斯嘉德罗斯,精灵的生活是怎样的?你们那里经常用麋鹿当坐骑吗?”金这天又在送完晚饭之后,坐在嘉德罗斯床边和他聊天。

眼睛里的小星星闪啊闪的烦死人了。嘉德罗斯腹诽。

在嘉德罗斯看来,金是一个很微妙的霍比特人。性格嘛闹哄哄,天天都很开心,傻不愣登的,不知道哪里来的乐观。做事笨手笨脚,又弱,拉弓的姿势糟糕透顶。

不过炖的汤味道不差,样子也长的挺可爱就是了。

不然嘉德罗斯也不会让一个蠢蛋在他耳边喋喋不休而不扔他出去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嘉德罗斯的伤渐渐痊愈,等到可以跑动的地步,秋就丢给他陪金出门狩猎的任务。嘉德罗斯自然是十分不满:“为什么我得陪着渣渣去狩猎?”

“废话,无亲无故的白养你啊。”秋一个白眼。

嘉德罗斯正要发飙,金又恰好蹦蹦跳跳到他面前,看起来很开心:“太好啦,嘉德罗斯我们可以一起去狩猎啦!”

嘉德罗斯胸中的熊熊烈焰“啪滋”被浇灭了。

“那总得给我换身衣服吧,黄色背带裤什么的蠢死了。”

“我弟的,怎么,你有什么不满吗。”

“切,没有。”

嘉德罗斯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被使唤着做这做那,却没有发火。

他觉得自己甚至变得有点奇怪。

有次和金出门,金意外发现了一棵奇异果树,兴高采烈地跑过去:“嘉德罗斯你看---”话未说完,金一脚踩空,差点滑进树下被丛草遮盖住的小溪,而小溪里有肉食性的鱼,所幸嘉德罗斯及时反应过来,一把扯住金的手臂。

啊,又要被嫌弃了呢。金暗暗想。

而让金没想到的是嘉德罗斯并没有嘲讽,而是生气地攥紧他的手:“渣渣你不要命了吗!看清楚路再走能死?!”

几乎是用吼的。

嘉德罗斯自己都没有想到会这么生气。金总是这样,冒冒失失,自己应该很清楚。但不可否认的是金踩空的那一刻,嘉德罗斯整个大脑都空白了,危机感随之蔓延,下意识地,他冲上去抓紧了金的手臂。

最后金哄了三天才把嘉德罗斯哄回来。

嘉德罗斯还没有拎清自己对金的感情,秋就带回来消息,精灵的内乱平息,他的仇家被处死,这意味着他作为王子,该回去了。

某个平凡的上午,红发精灵和绿发精灵敲响了地底洞的屋门。

嘉德罗斯沐浴更衣出门,迎上进屋的金。金显然很伤心,还在死撑着不哭出来,强打精神对嘉德罗斯絮絮叨叨:“回去要好好继承王位啊,不要有事没事凶别人,最好别挑食,balabala”

“傻子,”嘉德罗斯打断金的絮叨,“想哭就哭啊,忍着不哭的样子丑死了。”

“哼,我是男子汉,才、才不想哭呢……”金低下头,不想面对他。

“是吗,那地上的可能是雨吧。”嘉德罗斯弯腰,现在的他已经比金高出了一个头,用小拇指勾住金的小拇指。

“以后还会再见的,来,做个约定。”

“真、真的吗?”金抬头,眼眶红彤彤的。

“真的。”

“好,那拉勾、上吊、一百年、不许变!”

离开地底洞,离开霍比特人姐弟已经过去了两年。
嘉德罗斯躺在寝殿后院的草坪上,注视着湛蓝的天空。

真像渣渣的眼睛,当初也是这样的一片湛蓝,忽然就撞进了他的眼中。

想他了。

“嘉德罗斯殿下,甘道夫巫师前来拜访了。”雷德走进后院禀报。

“知道了。”嘉德罗斯起身,拍拍身上的草屑。

巫师怎么无缘无故的来拜访?嘉德罗斯不解。

很快他找到了答案。

甘道夫笑眯眯地向精灵王介绍身旁的金发小霍比特人:“这是我游历路上捡到的小家伙,他也正在历险哦。说是想来精灵国都看一看,我就带他来拜访了。”

金的视线一直在乱飘,看到嘉德罗斯出现在殿堂,差点没蹦起来,拼命朝他招手:“嘉德罗斯!!”附带着金招牌的、带着小星星的灿烂笑容。

嘉德罗斯一滞,随后冲到金面前,紧紧抱住了他心心念想的人。

--Fin--

小剧场:嘉德罗斯(环抱着金):爹快来见你儿媳妇。
甘道夫:??我徒弟怎么瞬间被拐走了?

拖了差不多一年终于把这篇产出啦,感觉自己棒棒哒!【叉腰】
希望墨墨和桃桃劳斯不拉黑我(喂

喜欢的话可以戳一戳小红心小蓝手哦!如果有评论的话好感度+∞

评论(1)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