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stantim【高考

戳戳看ԅ(¯ㅂ¯ԅ)
这里康斯坦丁,叫康康就好啦!
CP洁癖,光看不产,各种吹太太。
话废晚期贼拉绝望。
偶尔发疯写点干巴巴欧欧西的东西自娱自乐。
是个有尊严的甜党,不产刀从我做起。
有梗产不出很是痛苦。
备战高考常年失联【有人理你吗x

喜欢的小男孩都特别特别棒,我也要变得更好才行!

很高兴遇见你♡

目前↓
小英雄:胜出/轰出/All出久
小排球:影日/研日/All日向
欧美相关:杂食,主EC/荷兰傻/盾冬/锤基/华福/Drarry/Thesewt
凹凸:瑞金/嘉金/安金/All金
全职:All叶
家教:All27
怪物大师:帝布/All布(冷到发指
RWBY:姐妹组YR/叔姪组QR/All Ruby
宝石:冬巡组安法/脆皮组辰法
APH:罗耀/普耀/独中/好茶/All耀
HTF:英军觉夹心
基三:丐明
开宝:花开/伽小/小开
V家:茄冰/蕉冰/All冰(想不到吧!.jpg)
琅琊榜:靖苏/All长苏
【喂喂你够!

【瑞金】牵牛花凋谢之时


*校园瑞金+花吐症,就是想看点校园青春恋爱故事嘛!
*有点慢热,花吐症有私设
*欧欧西严重,幼儿园文笔,bug很多的流水账,而且是真的不会起标题(;_;)
*还债啦 @翰墨萱_怼牌滤镜
*建议配合BGM食用:ウォルピスカーター - アサガオの散る頃に【链接在评论】

(「・ω・)「Go↓

格瑞醒来的时候,天空和城市的交界处才刚刚添上一抹橘红。

被异物感赶走了睡意,加上本身格瑞生物钟就规律得很,不像金总是嚷嚷着再睡一会儿,然后赖床赖到日上三竿。

当然,是放假的时候。

格瑞睁开眼,牵牛花的藤蔓四处延伸,密密麻麻覆盖了他的上半身,口腔中好像塞着什么,格瑞取出来一看--是一朵淡蓝色的牵牛花。

花吐症。心中有爱慕对象、求而不得的人,因郁结成疾,情绪剧烈起伏时口中会吐出花朵、藤蔓类会在背上长出花藤,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,则会在几个月内化作花朵凋零,化解之法只有爱慕之人的一个亲吻。

格瑞一直认为这个病症是无聊的都市传说,也只能唬唬金,谁料他在今年初夏,吐出了第一朵花。

期末考试最后一天,中午。

四个发色各异的少年在小花园吃(liao)饭(tian)。
“呼,终于考完啦!格瑞你考得怎么样?”金发少年嚼着西兰花,问道。

“吃着东西别说话。”银发少年皱了皱眉,递过去一块排骨。

“格瑞的话,应该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吧?”紫发眼镜少年带着罕见的放松神情。

“在座的各位有哪个不是级20榜上有名的?紫堂幻,看起来发挥正常嘛,要是之前你可笑不出来。还有金,上课认真程度和学习成绩简直就是成反比,啧啧,真是羡煞旁人啊。”黑发的少女一脸戏谑,吃下最后一口蔬菜沙拉。

“凯莉你也没认真到哪里去,排名不是照样很前……”金委屈巴巴。

“哼,本小姐和你可不一样。”凯莉一手拿着果茶,一手往金那边塞半个小番茄。

格瑞看着其乐融融的三人,觉得后背有些刺痛,好像有什么东西即将钻出皮肤。

他站起身来。

“格瑞?你怎么了?”

“卫生间。”

金扔下勺子,正要站起身:“啊,那我也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就被格瑞打断:“吃饭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格瑞尽量无视掉金落寞的神情和自己的吐意,快步走到卫生间。关上门的瞬间,藏在口中的花朵尽数涌出,不知根源的藤蔓沿着皮肤慢慢攀爬,细小触须刺激着神经,带来一阵微妙的痒痒感。

格瑞面无表情地握住藤蔓,用力一扯,背上的皮肤渗出点点红斑,他像是没有痛觉一般平静,将这用血肉催生的花藤和花朵随便扔进垃圾桶。

这件事,不能让金知道。

窗外愈发明亮,床头的时钟正好显示6:00。格瑞拔掉新长出来的花藤,揉碎花朵,叠好被子出门晨练。秋要出差半个月,又是暑假期间,秋就索性将宝贝弟弟交给格瑞负责。格瑞也没说什么,毕竟照顾自家单细胞发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再说放他一个人在家,格瑞也不放心。

虽说金就住在格瑞家对面。

7:00。砂锅中的粥咕嘟嘟冒着泡泡,客卧的闹钟第三次响起终于被人按掉,可是客厅中却没有准时出现元气的少年音。

金肯定还在睡着,格瑞早就料到他的早起计划坚持不了五天。

熄灭炉火,人肉闹钟模式启动。

正要掀被子,格瑞的手却在离被子一寸的地方堪堪停住。

其实金的睡姿和他平日大咧咧的形象不符,喜欢缩成一小团,手里会抓着什么。现在他的右手就攥着一点点被角,嘴角微微翘起,看来是在做什么美梦。

算了,难得的假期不强迫他早起。

格瑞这么想着,收回手。

眩晕和皮层被撑开的疼痛突然袭来,格瑞眼前一黑,倒在地上。

“格瑞……格瑞!格瑞你没事吧?怎么办怎么办,姐姐……对,打电话给姐姐……”熟悉的声音。

不要慌……

别哭啊……

“我没事,不哭了。”格瑞从混沌中醒来,慢慢睁开眼睛,艰难地起身,看到金不断掉眼泪,格瑞有点手足无措。

“格瑞!”金丢下手机飞扑过来,“格瑞你怎么忽然晕倒了,身上还长了好多牵牛花,吓死我了qwqqq”边说,泪珠边往下淌。

格瑞没有拒绝金的拥抱。

无论金怎么追问,格瑞都只是重复那句:“我没事,不用担心。”

金知道,格瑞是铁了心不告诉自己。于是他吃完午饭之后,扣上帽子就急匆匆跑出门。格瑞看着他匆忙的背影,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18:00。金还没回来。格瑞倚在阳台,有一下没一下地翻着书。夏日的晚霞很美,鲜亮绚烂的橘红色染了半边天,但是,再怎么灿烂,和朝霞不同,晚霞始终都有点悲哀的意味。

夏天快要过去了。

病情渐渐加重,格瑞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。要不趁着还没有严重到走不动路的程度,找点什么借口离开?不行,金那个笨蛋一定会追上来。

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金的呢,格瑞自己也不知道,也许是小小金和秋捧着牛奶曲奇来拜访这个孤儿邻居的时候,也许是金单方面和他成为好朋友的时候,也许是两人的朝夕相处,也许是金在他被嘲笑“野孩子”时挥出的小拳头,也许是认真的“最喜欢格瑞啦!”,也许……

也许……

是他呼唤我的时候。

“格瑞!”

怎么搞的,格瑞的思绪回到现在,想金都想出幻觉了。

“格瑞--”

不对,不是幻觉。

金从路口小跑过来,向二楼的格瑞挥手。

“格瑞你快下来!”

“这么急干什么。”格瑞打开门,门外的少年没有像往常一样扑过来,而是站在原地,不知在考虑什么。晚霞把他的头发和脸颊染成绯红,只有眸子还是纯净的蓝。似乎做了什么艰难的决定,他气势汹汹踏进家门,双手抓住格瑞的肩膀。

不由分说地吻了上去。

格瑞一时没反应过来,直到两片柔软贴上他的唇。

喉间花瓣柔软的触感袭来。

他赶紧推开金:“金?”

“格瑞,你得了花吐症,对不对?”

“我听凯莉说了,花吐症,只有喜欢的人的亲亲才可以治愈。”

“这种病会死人的!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“我好歹、也是你的家人、喜欢着你、什么的。”

金把头转到右边,皱紧眉头,鼓起腮帮子,一看就知道是生气了。

“金。你说,喜欢?”格瑞不可置信。

“……哼。”这回连耳朵尖都红了。

格瑞也不再去询问,直接把人圈过来,用一个主动的,深深的吻来表达他的狂喜。

两人紧贴的唇瓣轻轻分开,吐出两朵牵牛花,浅紫和天蓝。

正是彼此眼中人。

Fin.

如果我有这个荣幸让小可爱喜欢的话,请点一点小心心小蓝手呀w
有什么建议意见和想法欢迎评论,我看到会开心到飞天的!

评论(9)

热度(73)

  1. 翰墨萱_金在墨水瓶里打酱油Constantim【高考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为了金宝贝的生日,冲鸭!